当前位置:首页> 学习成长> 内容

如何识别焦虑和恐惧

一、焦虑症的定义及分类

焦虑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和强度,根据不同的表现形式我们将焦虑分为四种情况:[1]

· 轻者可能只是内心的不安,严重者如惊恐症可能出现心悸、晕眩、恐怖等症状。跟特定情境无关的焦虑,也就是忧伤带来的焦虑,称为自由漂浮焦虑free-floating anxiety,即广泛性焦虑),更严重的被叫作自发性惊恐症spontaneous panic attack)。

· 如果你只是在某种情况下才会焦虑,则称为条件性焦虑situational anxiety)或恐惧性焦虑(phobic anxiety)。

· 你因为可能发生的事感到难过,或者面对让你害怕的情境时,你会感到焦虑,这就是预期性焦虑anticipatory anxiety)。

而焦虑正是焦虑症的前提,焦虑症与生活中的正常焦虑区别在于:第一,前者程度更重;第二,前者持续时间更长;第三,引起恐惧,这种恐惧会干扰你的生活。

且焦虑症多与恐惧症联系在一起讨论,因其所表现的症状非常相似。恐惧和焦虑的定义经常被混淆,这两个词常在表示同一笼统概念时可以互换使用,即使用两个相区别的词语来定义不同但相关的现象时也有着明显的益处。

焦虑可以与恐惧相区别,前者是一个情感过程,而恐惧是一个认知过程。恐惧包括了对威胁刺激的智力评估;焦虑则是对这评估的情感反应。

当一个人恐惧某事物时,他一般指的是不在当前但未来某时可能发生的一种环境状态。从这一点上来说,恐惧是“潜伏的”。当一个人焦虑时,他体验到一种例如紧张或神经质的不愉快主观感受和诸如心悸、颤抖、恶心和眩晕等的生理症状。当一个人不论是心理或者生理上面临着自认为危险的刺激环境时,就会感到恐惧。当他感到恐惧时,焦虑便产生了。

那么,恐惧是对危险的评估;而焦虑则是恐惧引发后产生的不愉快的感觉状态。除了焦虑,同时还可能引发了一系列与自主神经和躯体神经系统相关的症状。[2]

在以下我们会将一些联系性较强的焦虑症与恐惧症放在一起介绍:

1.社交焦虑症

定义及发生概率

社交焦虑症指患者过分害怕在他人面前做事或者在公共场合进行社交活动,如将患者暴露在这种环境中会产生焦虑或惊恐发作,从DSM-Ⅲ开始社交焦虑症作为独立的疾病单元列出。

尽管社交焦虑感是普遍的,但只有当你的回避行为干扰了你的工作、社交或其他重要关系,或给你造成巨大的压力的时候,才会被诊断为社交恐惧症。

研究发现,社交焦虑障碍组不成熟型防御机制与HAMA(汉密尔顿焦虑量表)总分呈显著正相关,积极应对与HAMA总分呈显著负相关。该结果表明焦虑症状越严重,越多采用不成熟防御机制,越少采用积极应对方式;与此相反,焦虑症状越轻,越多采用成熟防御机制和积极应对方式。[3]

不同国家的流行病学研究证明,社交焦虑症的患病率比较高,年患病率在2.6%~7.9%,终身患病率在3.8%~14.4%[4]

​□产生影响

当患者处在社交或公共场合的环境中就出现紧张焦虑严重时可出现惊恐发作,伴随的躯体症状有颤抖、脸红、出汗、心悸、呼吸困难、腹痛等。患者回避社交、回避在公共场合下做事,从而导致社交功能减退、职业功能受损、继发情绪低落。

而社交焦虑症同时又有非常高的同病率,高达70%~80%[5],容易与抑郁症、物质滥用等心理疾病同时发生,使得应对难度加大。

关于社交焦虑症的理论假说有许多,代表性的为以下三项:

00001. 过度警觉假说Beck等人):患者处于过度警觉状态,持续搜索环境中预示危险的信号,因此用于注意其他物体的认知资源受到严重约束。[6]焦虑个体的这种过分警觉会让他们认为周围环境充满危险,处在一种紧张焦虑状态,会阻碍个体合理分配注意资源

00002. 回避假说Clark和Wells等人):认为社交恐怖症患者具有自我聚焦self-focus)的倾向,患者依靠自身的内在信息来推测外界的评价,而对社交环境中真实存在的评价性信息采取回避的策略。[7]他们通常选择的不是解决问题而是选择逃避问题。

00003. 过度警觉-回避假说Mogg,Bradley,Bono和Painter等人):认为焦虑症患者起初注意威胁性刺激,紧接着就回避它,避免对它的进一步精细加工。[8]所以这样的处理方式会让患者不断处于焦虑过程中,因为引起焦虑的客观环境并没有发生改变。

综上所述,我们结合各项理论可以发现,社交焦虑症个体都将社交活动认知为具有威胁性的,且认为外界会给予自己负评价,所以选择逃避的方式。

2.广场恐惧症(旷野恐惧症)

定义

广场恐惧症指个体害怕开阔的空间,美国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第四版(DSM-Ⅳ)中,将广场恐怖症列为恐怖症的一种。广场恐惧症患者经常表现出对很多场所的回避。其中最常回避的场所有以下几种:

· 拥挤的公共场所,比如杂货店、百货公司、餐厅等

· 狭窄封闭的空间,比如隧道、桥梁或者理发店的椅子

· 公共交通工具,比如火车、公共汽车、地铁、飞机等

· 独自在家

一旦远离家庭或者“安全的人”(一般是你的配偶、伙伴、父母或者任何一个有密切关系的人)不在身边时会感到焦虑,这也许是广场恐惧症最明显的特点。

从环境因素来分析,有几种童年经历容易使儿童日后患上广场恐惧症。这几种童年经历包括:

00001. 父母是完美主义者,对孩子求全责备;

00002. 对孩子过度保护;

00003. 过于急切地告知孩子外界的阴暗面。

产生影响

广场恐怖症在生理上的症状表现也较为明显,Starcevic等人(1993)认为,心悸、呼吸急促、出汗、眩晕、震颤、面部潮红是绝大多数广场恐怖症患者惊恐发作的特征,这些也被视为是惊恐发作的核心特征。[9]

惊恐障碍或广场恐怖症会扰乱患者的社交、思维和经济等方面,美国大约有1.6%的成人,会在一生中的某一时点罹患惊恐障碍, 他们中的三分之一会发展为广场恐怖症。

而广场恐怖症同时会受到家族遗传影响,一个对广场恐怖、惊恐症及无焦虑症的对照组的家庭研究表明,广场恐怖患者的嫡亲患焦虑症的危险性为32%,而对照组的亲属患焦虑症的危险性为15%,广场恐惧患者的亲属酒精中毒的危险性也较高。[10]

3.特定性恐惧症

特定性恐惧症通常是对某种事物或情境感到强烈恐惧,从而尽量回避而不去面对,是突然遭遇自己害怕的事物时引发的惊恐。这种特定恐惧和回避太过强烈,以致打乱你的行程、工作和人际关系等,把你的生活搞得一团糟,给你带来巨大的压力。即使你意识到它是不合理的,但你依然感觉焦虑。包括但不仅限于以下几种类型:

· 动物恐惧症:包括对蛇、蝙蝠、老鼠、蜘蛛、蜜蜂、狗等动物的害怕和回避。这些恐惧经常是在童年就有,不过那时的恐惧被认为是正常的。只有当恐惧持续到成年,并干扰了你的生活,对你造成压力时,才被认为是特定性恐惧症。

· 恐高症:如果你有恐高症,当你站在建筑物的高层或山顶时会感到害怕。

· 电梯恐惧症:这种恐惧症是因为你害怕电梯电路出故障、电梯坠毁或自己被困在电梯里,因而会造成这种恐惧。

· 飞机恐惧症:你担心飞机会坠毁,或者担心机舱减压以致缺氧窒息,从而产生了飞机恐惧症。

· 医生或牙医恐惧症:这可能开始于在医生或牙医那里一次不愉快的经历(如注射、补牙等)。随着年龄增长,你可能会害怕任何与医生或牙医有关的东西。

· 雷电恐惧症:雷电恐惧症十有八九起源于童年。当已过了青少年时期仍然存在这种恐惧时,就称为雷电恐惧症。

· 血液创伤型恐惧症:当你见到注射或意外受伤造成的出血或疼痛时,可能会晕厥过去(而不是惊恐)。

· 患病恐惧症:通常这种恐惧来源于你害怕被传染或患上某种特殊疾病的担忧。

不过轻微程度的特定性恐惧症并不会影响生活,只有发展到一定程度才需要进行治疗。而我们会发现这些恐惧症、焦虑症多受童年经历、特殊事件(比如车祸、痛苦的就医经验等)、媒体传播(比如电梯坠毁、飞机坠毁事件等)等因素的影响。

4.广泛性焦虑症(GAD)

这是一种慢性焦虑,至少持续6个月以上,但不并发惊恐发作、恐惧症或强迫性神经症。你长期感觉到焦虑、担心,但并不出现其他焦虑症的症状。

除了经常发生的担心外,GAD还会伴随至少三种以下症状的出现(有些表现在6个月前就出现了):

· 心神不宁,紧张不安

· 易疲劳

· 难以集中注意力

· 易怒

· 肌肉紧张

· 睡眠困难

最后,当你的担心和相关症状使你不堪重负,甚至影响了你在工作、社交及其他重要场合的正常表现,你就很可能会被诊断为GAD。

5.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

基本特征是特征症状伴随心理创伤事件而发展,这个心理创伤事件通常是一般人不会经历的,这种创伤通常是因自然灾难如地震、龙卷风等,或其他如汽车/飞机爆炸、强奸、攻击或其他对你或你的家庭的暴力罪行而起。如果发生在个人身上,一般来说症状会更严重,持续时间会更长,如遭遇强奸或暴力犯罪。

特征症状引起重新体验创伤事件;对外部世界反应麻木,或回避外部世界;还有多种自主神经系统症状,烦躁不安的症状或认知症状。

PTSD可能发生在任何年龄阶段,有6%~7%的人受其影响。而且,有这种焦虑症的儿童并不能自觉地走出悲伤内疚,焦虑会在游戏和噩梦中不断重演。


二、焦虑症的核心:脆弱性

脆弱性可以被定义为当一个人遭遇内部或外部危险而他对其缺乏控制或控制不足以给他安全感时,个体对他自己的知觉。比如,在一次事件中出现失误,便会一直认为人们对自己都是负面评价,认为这是人生道路上的永恒的黑点,甚至以前很大的成功都不能产生持久的影响,因为“脆弱的”人相信将来他总是会出差错,相信差错的结果远比任何成功的结果影响剧烈

我们具体来看看什么是脆弱性:

1.技巧缺乏的作用

如果一个人相信他缺乏应对特定威胁所必需的重要技巧,他会感到脆弱。比如一个人不会任何外语来到国外时,那么他就会面临与他人交流困难的问题,从而引发焦虑。

2.自我怀疑

一个人对自信或脆弱性感觉的反应取决于他对其应对危险情形能力的评估。当应对似乎不足时,下列事件随之发生:

· 他进入一个危险情形中;

· 他根据危险的程度和足够应对威胁的自身资源来评估这个情形;

· 危险的知觉和不足的应对技巧触发脆弱性模式;

· 一旦这个模式被激活,接踵而来的信息根据这个人的软弱性,而不是根据他的抵抗力被处理。

他的焦点从个人技能转移到了软弱
性。不确定的感觉可以遍及他的每一个动作。比如一个正在处理机要事务的人每天都在想“万一我没做好怎么办”、“我这个做错了怎么办”,这种不确定性会影响到他整日的工作当中,而使得工作效率降低。

3.经验的作用

当一个人在私下中训练得当,拥有相当大的自信后便可以战胜焦虑,在台上也能够流畅地完成表演。所以经验要素在我们面对焦虑时,也会产生非常显著的影响。

4.灾难性预测

受到威胁的人常常以最糟的潜
在方式解释软弱、错误、消极反馈等的任何征兆,因此使问题恶化。此外,甚至当他做得很好时,他也会预期自己可能会出差错,可能会失败。如此的灾难性预测会加剧反射的抑制性,并导致固定、僵硬和笨拙。当然,对熟练行为的干扰会增加
脆弱性的感觉,并因此设立起另一个恶性循环